顾凌云:个人数据需在授权下限定时间和范围内规范使用

2021-10-14 11:01:56
余继超
文章摘要: 数据的归属就是难点之一。顾凌云认为,如果数据完全归属个人可能导致数据无法合理使用,无法创造经济价值,数字经济也就无从谈起;如果将数据权属归属于企业,也可能造成企业将个人数据乱用、滥用,导致客户数据泄露、权益被侵犯。

随着通信网络高速化、智能手机等移动智能终端普及化、线上基础设施日益完善,中国走上“数字化快车道”,数据归属和数据安全问题就成为“数字中国”建设绕不开的难题。

冰鉴科技创始人顾凌云近日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数据保护和数据服务经济发展是一对矛盾体,如何在保护数据不被泄露、对客户影响最小的情况下,促进数字经济发展是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

顾凌云建议,数据分级监管,实施一致性与差异化相结合的监管方式。要使用个人数据,最好经过个人明确授权,在限定的时间内、限定的范围内规范使用。

全面推进数字化面临诸多挑战

中国虽然走上了“数字化快车道”,但要全面推进数字化仍面临数据权属、隐私保护和数据安全、数字基础设施等多方面的挑战。

顾凌云指出,发展数字经济,一方面需要应对和数据直接相关的所有权,存储传输、隐私保护等方面的挑战;另一方面,数字经济在各个领域当中,数据在各个行业的应用也面临着巨大挑战。

数据的归属就是难点之一。顾凌云认为,如果数据完全归属个人可能导致数据无法合理使用,无法创造经济价值,数字经济也就无从谈起;如果将数据权属归属于企业,也可能造成企业将个人数据乱用、滥用,导致客户数据泄露、权益被侵犯。

另外,数字基础要全面建成,还面临诸如5G基础设备布局不够、广大农村地区个人信用信息缺失导致智能风控很难发挥作用、大数据的两面性(如“大数据杀熟”)、人工智能技术在面对语义歧义时的辨别困难等难题。

在数字基础全面建设方面,国内已经走到了全球领先位置。顾凌云表示,在制定法律法规、技术标准等方面能够参照的国外经验教训已经越来越少了,需要国内监管部门和企业“摸着石头过河”,比较考验监管智慧和企业创新精神。

此外,顾凌云指出,国内数字产业中,存在很多“挂羊头卖狗肉”的企业,“贴着数字化标签,做和数字化毫不相干的事情,甚至做着骗钱的勾当,这些都是数字经济面临的巨大挑战”。

“数字技术一定是润物细无声,它将作为一个基础设施,存在于我们生活的每一个细节当中。并且与今天的其它基础设施一样,最终走向标准化,也因此才能够真正与各个行业更好更快地融合。目前很多数字技术创新仍处于前期阶段,需要时间与努力的沉淀才可能绽放更多光彩。”顾凌云表示。

金融科技助推数字化转型

全面推进数字化虽然面临诸多挑战,但金融科技推动下各行掀起的数字化转型是有目共睹的。顾凌云表示,金融科技将会进一步将金融业务线上化,通过大数据风控降低客户经理人员的道德风险。在获客营销、解答客户疑问、贷后催收等基础工作方面,人工智能技术有可能进一步替代人工。

以信贷为例,贷前可以使用机器人进行获客营销,贷后也可以使用机器人提醒客户及时还款,数据收集、处理、使用和客户识别时也可以使用人工智能技术取代人工审核。

此外,云计算技术发展已经进入成熟期,银行等金融机构开始布局金融云,“容器云”接下来在云计算领域将可能得到进一步发展;区块链技术在黑名单共享、数据存证等方面被广泛应用,其中,哈希加密技术已经广泛应用于数据传输过程中的加密保护。

顾凌云认为,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金融科技使得数据的产生、流转、应用、存储等环节变得更加清晰,为数据确权或数据资产化提供基础技术支持,联邦学习、多方安全计算、可信执行环境等隐私计算技术未来将会在金融行业得到广泛应用。

面对数据使用边界难题,顾凌云认为,一是要明确数据所有权,到底属于谁;二是要明确数据的使用时间、范围。“个人数据最好经过客户明确授权,在限定的时间内、限定的范围内规范使用。如果我的数据是用来借钱的,那金融机构就只能在贷款领域使用,不能把我的数据去做精准营销,卖给其他的保险公司、家装公司、旅游公司。”

此外,数字资产在认定、管理、交易、结算方面,存在制度、技术标准、隐私保护等方面的难题。顾凌云认为,应该在国家或者行业协会的带领下,头部企业积极参与,制定符合中国国情的数字资产相关的法律法规或者行业自律制度、技术标准。企业在了解或者交易数字资产时,应该积极与政府成立的大数据交易所合作。

顾凌云建议,在数据保护和监管方面,可以借鉴欧美数据分级监管的经验,即对某项金融业务实施全牌照或有限牌照的管理,实施一致性与差异化相结合的监管方式。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理事长吴晓灵曾在《平台金融科技公司监管研究》课题报告的发布会上指出,建议实行分级牌照管理,注重数据治理监管。

“数字敏感”行业将率先数字化

在推进数字化方面,顾凌云认为:“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数据与计算技术等技术的落地都应该与具体场景深度结合,搞个大而全的所谓通用平台是不现实的。”

顾凌云指出,金融科技和场景不仅要横向融合,也要纵向融合,即将这些技术从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层到PaaS(平台即服务)层到SaaS(软件即服务)层进行深度融合。“在SaaS层,对于迁移学习、小样本训练、自然语言处理、深度学习等,我们都下了很大的工夫”。

“在PaaS层,我们现在更多的是把精力放在容器云上面。我们希望能够让这种在SaaS层当中,对于数据的大规模灵活变动、频繁出现波峰波谷,且对于整个系统弹性要求非常敏感的应用场景中都能够使用上容器云技术。尤其是在银行和保险线下转线上的业务越来越普及的情况下,让他们线上业务在面临大量的数据波峰波谷调节过程中,能够获得更加扎实或者稳定地向前推进的基础。”顾凌云表示。

在数字化落地方面,顾凌云认为,“数字敏感”行业将率先数字化,首先是银行和保险行业。这是由其行业特性决定的,银行和保险大部分的核心信息是以结构化的方式来存储数据的,所以银行和保险行业会成为数字化的先锋产业。

银行和保险行业将率先完成数字化,是否意味着拥有结构化数据的行业就容易数字化?“不完全,这个行业历史数据可回溯期要比较长才行。换言之,这个行业在历史上根本就没有太多的数据积累,想要率先完成数字化也是很困难的。从这个角度来看,航空业或许是另外一个有可能率先完成数字化的行业。”顾凌云分析指出。

此外,不论数据是否结构化,也不论行业数据积累程度,只要数字化对这个行业是至关重要的,必须要迎头赶上,否则,这个行业就玩完了。顾凌云表示:“那以这个标准来覆盖的话,在我看来,安防、医疗、农业等产业现在也急需数字化。”

信息化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夏丽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