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 Roese:改变IT未来的四大“非主流”趋势

2021-01-13 08:48:05
信息化和软件服务网
韬哥
文章摘要: 虽然疫情让全球很多行业遭受了冲击,甚至被迫按下了发展的暂停键,但是戴尔科技集团依然实现了逆势增长。增长的背后是戴尔科技集团矢志不渝的创新、创新、再创新,将更多传统的产品变成了“即服务”的模式,不仅仅为客户提供创新的技术,更重要的是帮助客户度过生存的难关,即使是在疫情肆虐的情况下仍能高效地工作。

To be or not to be!

这是著名剧作家莎士比亚借《王子复仇记》中哈姆雷特之口发出的对灵魂的拷问。2020年,整个世界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而再次经受了一场生活的洗礼。在线工作和生活成了“新常态”。数字化转型与智能化升级成了企业的当务之急。岁末年初,正是回顾与展望的时候。站在历史与未来的转折点,我们对技术创新可能带来的种种积极改变充满希望和期待。

虽然疫情让全球很多行业遭受了冲击,甚至被迫按下了发展的暂停键,但是戴尔科技集团依然实现了逆势增长。增长的背后是戴尔科技集团矢志不渝的创新、创新、再创新,将更多传统的产品变成了“即服务”的模式,不仅仅为客户提供创新的技术,更重要的是帮助客户度过生存的难关,即使是在疫情肆虐的情况下仍能高效地工作。

戴尔科技集团全球CTOJohn Roese

毋庸置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等人们耳熟能详的技术仍然是广受瞩目的热点和推动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加速器。但是站在今天的时间节点上,也许我们可以将眼光放得更远一点,就像戴尔科技集团全球CTO John Roese所说,关注一下在未来1年或几年中可能给市场带来巨大变化的“非主流”的技术趋势。

01、颠覆or自然演进量子计算就在那里

有人说,量子计算的出现将是一场颠覆,它有可能彻底改变数据中心的架构。

“量子技术是非常真实的存在,它在物理世界中是有真实基础的。但是到目前为止,业界还没有开发出大规模的量子系统。”John Roese预测,“可能还要三到五年时间,我们才能真正看到有用的量子计算,而真正产生广泛的行业颠覆恐怕要在十年之后。”

今天我们已经看到量子计算在某些领域展现出自身巨大的能量,比如量子计算的编码学和密钥管理,将对密码学产生重要影响。不过在John Roese眼中,量子计算并不是对现有计算模式的颠覆,而是一种积极有效的补充。量子计算的特长在于某些数学函数的计算,其速度远远超出常规计算,这是因为它采用了完全不同的运行范式。“量子计算并不是一种替代,而是一种补充和加速。”John Roese重申。

量子计算时代的安全可能是一个永恒的话题,但是2021年,与量子计算相关的最大热点另有所在。事实上,在公有云,以及一些工业公司的实验室环境中,量子系统的开发者正热衷于学习如何在量子环境中进行模拟,以及在模拟系统中如何作业。对于量子计算来说,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是否会有量子计算机,而是开发者将如何获得量子的早期系统,或是量子模拟器,这样一来,当量子计算机时代到来时,他们就可以凭借已经掌握的相关技能快速进行编程。

John Roese认为,这将是一个非常大的改变。2021年,越来越多的开发者将有机会在量子环境之下进行互动和获得更丰富的经验。

02、半导体之争的冰山之下隐藏的是计算之争

英特尔的业务核心是x86处理器,但为什么英特尔还是”买买买“——以约167亿美元收购Altera、以约140亿元人民币收购Habana,因为它们手里有英特尔最想要的FPGA、AI处理器。英伟达亦是如此,不仅收购了加速器公司,还想并购ARM。就连一贯低调的AMD也宣布收购FPGA供货商赛灵思(Xilinx)。半导体的生态系统已经发生了变化,异构计算时代真正到来了。

在此之前,大部分的计算机系统都是使用x86处理器作为计算核心,计算模式基本相同,只是计算的规模大小有所差异而已。但是,不可否认,异构计算正加速到来。虽然x86这一计算核心仍然存在,但是周围产生了越来越多特定域的加速器,能够更好地实现数据处理、AI加速器等。2021年,这一趋势将加剧,整个半导体行业将重组。

John Roese表示,半导体行业的重组将催生新的计算需求和模式,而新的模式不仅依赖于芯片,同时也依赖于新的软件架构,以便在异构环境下更好地满足用户的计算需求。

这对戴尔来说是一个发展的契机。戴尔的优势在于可以提供一个广泛集成的平台,既支持x86,也可以提供不同的加速器给客户,并可针对整个架构进行持续优化,从而打造一个端到端的异构计算平台。

03、2021年是独立5G元年

说实话,现在再谈到5G,好像感觉不似当初有那么多惊喜。虽然我们相信2021年,5G将在更多场景中落地,但是5G真正的潜力还是没有完全展示出来。

John Roese表示,2021年将是独立5G的元年,也就是完完整整、完全地实施5G,而不是作为4G的延伸。5G包含新的技术能力、海量的机器类型,其超低延时、超高可靠性,以及移动边缘计算等能力将得以释放。更高的带宽只是一个方面,5G带来的将是更多低延时和高性能的边缘设备,以及传感器等。

除了消费者领域以外,2021年,5G将在企业级应用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John Roese预测,企业级的用例将会成为新的5G技术框架的主导。2020年,人们说得最多的5G带来的变化是在视频领域。2021年,人们将会更热衷于探讨5G如何被用于医疗行业、汽车领域,以及城市基础设施,包括交通基础设施、物流设施等。

“5G架构正在发生变化。”John Roese表示,“2021年将出现独立组网的5G,它基于完全不同的架构,将是分离的软件定义的、开放的、高度标准化的,同时又是基于云的IT中心。总之,5G将以一种完全不同于4G的形式展现在我们面前。”

同时,5G也将形成一个更加广泛的技术生态,除了传统的电信运营商,华为、中兴、诺基亚等通信厂商以外,戴尔、微软等IT公司也会加入进来,打造新的5G技术模块。

04、边缘增生不能放任自流

人们已经意识到,不可能所有的IT计算都集中在数据中心侧。IT正在走向“世界的边缘”。现在,越来越多的云服务商都宣称,自己的云架构可以很好地覆盖边缘。边缘计算已经开始落地开花。

John Roese认为,2021年,边缘计算将进一步走向成熟,而边缘平台与边缘工作负载将成为边缘计算架构发展的关键。从戴尔的角度,非常期待看到边缘计算领域的新变化。戴尔的核心任务就是建立平台,无论是云平台,还是边缘计算平台,最终可以帮助客户跨越不同的架构和平台实现无缝访问,不仅提供产品,还能提供“即服务”。

在大力发展边缘计算的同时,我们也应该注意到,如果给每一个云的架构、每一项服务都提供一个单独的边缘(一个边缘系统或边缘的基础架构),那么最终有可能出现“边缘增生”的情况,即太多独立存在的边缘架构和系统,但没有哪个智能工厂需要数十个不同的边缘系统。我们需要边缘计算,但不能任边缘计算“泛滥”,必须进行更有效地管理。

John Roese解释说,边缘不是一个固定的场所,而是一个时间域上的概念。边缘不等同于数据中心,它所处的环境是更加复杂。还有一点必须明确,边缘和多云架构中的其他部分是不可分割的,包括容器、虚机,以及编排等在内各种相关工具都会用到,是不能单独分割出来的。

“越来越多的客户希望部署功能强大的AI边缘或数据处理边缘。”John Roese介绍说,“戴尔可以提供小尺寸的1U或2U的计算平台,它们具有极高的性能,并且是为异构计算环境专门设计的,包括XC系列、PowerEdge,以及VxRail超融合架构等,不仅可以兼容x86系统,还可以支持GPU、FPGA及其他一些加速器。”

现在,在边缘上处理的工作负载不仅仅是IoT等简单的工作负载,而是很多需要高性能的工作负载,包括自动化、图像处理、监控视频等。戴尔计划在2021年发布更多针对边缘计算的高性能、高处理能力的产品。

John Roese强调说:“在多云的环境中,边缘对数据中心的计算能力是有依赖的。这就要求我们在多云环境中,既能兼容公有云、私有云,同时还要更好地支持边缘计算。戴尔能够为客户带来贯穿公有云、私有云、边缘的真正端到端的计算体验。“

也许在您当前的数字化转型之旅中,最关注的还是如何快速安全地上云、如何利用大数据实现更深刻的洞察,或是想方设法将AI引入具体的业务中,这都无可厚非。但是异构计算的开启、半导体市场的变迁、5G与边缘计算带来的创新,将更深远地影响IT的发展,乃至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进程。

信息化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夏丽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