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9湘江金融发展峰会上,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母基金专业委员会主席王忠民发表了主题演讲。

以下为演讲实录(有删减):

从这个时代小场景开始,我们就要感谢数字化到来;感谢金融数字化投资场景;感谢数字化时代给龙头行业、骨干公司,特别是给创新小公司带来的时代机遇。

因此,本场演讲有4个关键词:数字化、数字金融、母基金以及社会性。

放眼全球,全球有一个国家的经济争议时好时坏,但是这个国家的股市却屡创新高。当然,这里看的不是股市、产业,或是全球估值,而是利率持续增长带来的估值。实际上,数字化也为全球带来了很多估值过万亿的公司。比如,谷歌,苹果,亚马逊,微软等。

如果把这条逻辑投注在中国,就更加醒目了。

最近,阿里在香港上市估值达4300亿美元。近期,香港股市并不好,但阿里去了后,就连续3天上涨,达到了4.26万亿美元的市值。

相比不同的行业,所有制造业GDP下滑。

而这时,湖南对产业进行数字化的升级改造,其边际成长性就显现出来。如果湖南注入数字化逻辑,一定会发生剧烈性的改革。

从个人角度而言,马云找到了三个场景:电商、金融、云,让其成为了中国首富,亚洲首富。

而当下个人收入水平比较高的人物,都是基于数字化水平之下,譬如区块链、人工智能、大数据等。这些人资产多了后,再做金融化投资,为其带来庞大的金融资产。

今年双十一,仅阿里一家就卖了2600多亿的东西。一个APP就可以创造一个行业,一个骨干行业,比如说滴滴。

这只是小部分,从国家、个人,只要有一个逻辑——数字化。如果数字化把握不着,就慢、弱小了。现在,数字化的逻辑正在席卷这个世界。

本质上,中国的底层逻辑是大数据、云计算。

而金融领域的逻辑是:

第一条逻辑数字化的场景。

中国数字金融被大众普遍认知是因为移动支付。

它是金融从原来账户中切出来的一个东西,用智能手机端扫一扫就可以支付,这建立了金融数据之间关联。而二维码展现了价值间支付的等价逻辑且效率高。

这个区域不仅把政府数据构建起来且全部开放。在初期,开放政府的大数据平台一定是促进本地区数字化,特别是金融数字化发展。过去公共服务只是支付中的购买服务,现在变成了所有城市服务。

金融公司抵押已做完了,只要从政府开源的数据中,把家庭教育、家庭支出、公共服务等一切基于这个家庭成员公共信息的信用逻辑全部掌握,就完全可确认这是一个守信用的家庭和个人,而他们可以信用贷款。

因此,我们正在以飞速切除边缘中,不可能有的产业,不可能有的工具,不可能有的服务,用边缘的东西变成微弱的东西。

第二条逻辑,原代码开源。

如果过去的源代码是闭源,被现在的源代码全部打败。当年电脑一定是windows和微软系统操作,现在用谷歌。

任何移动工具的操作系统都用谷歌,因为它是免费、开源的。如果金融系统用X86,金融机构的竞争力比它强得多。而关键是,它们居然把开发好的源代码,送到了金融机构手里,让它做应用型的开发。

开源代码在产业中的意义是,改变了全世界的估值逻辑。

做了一件事情带来的边际回报率为正且持续上升,就可以融资了。

而融资后,收入边缘性就是估值的基本逻辑。

最后,覆盖了全世界的任何手机、任何APP。机构不仅把数据拿全,还可以测试、应用新东西,更关键的是这些成为无限收益率的贡献者。

当然,云服务基础设施是国家持牌机构的通用供给。

但在数字化时代,基础设施未必是云服务。因为它们在金融领域中发生了根本改变——私人供给。

比如,亚马逊ToC云、阿里云等。

双十一,阿里交易了2600多亿,所有服务器都是它们自己的,用完了这些服务器后,把冗余算力租给机构,租金低,按分时分秒去租,租完了以后又回到原始状态。用冗余资源来处理低谷和高峰,它已经改变了基础逻辑。

云服务平台让金融服务概念和基础设施成本和建设,以及运维成长发生了根本性改变。

最近,央行副行长去深圳华为考察,签了一个协议——央行结清算中心签的一套协议。这套系统可以高效率完成。这三条数据的无限裂变,提高效率。

当然,不仅可以改变第一个端口,也可以改变第二个端口——现金。

做货币化的市场基金,成为了打败原来银行全部0.36的现金管理,而这仅是给大额的。

第二个逻辑的成本推断是花费好多机构现有的东西。

现在,人脸识别可轻松识别,但过去的识别系统,一定要记录签名,面签,交互验证一切东西。这个流程长且不准确,那么,未来有没有一种技术,让支付安全、更有效率。譬如,声带。

过去制造业是最大的产业,但今天金融服务业来了。金融GDP被成本构成了第一大系统,用数字化可以降低成本。

金融最怕不识别。

现在,阿里成为了香港市场中,一年度融资最大的公司。外资机构买了,香港市民买了。今天你买了阿里股票,你转成其他货币可以自由,你全球空间很大。最重要的是香港市场当中,让你把所有的风险,用全球金融风险工具对冲出去。如果有IPO有风险,跟其他东西做收入互换。如果货币有风险,把货币汇兑当中跨利率保值出去,香港提供了无数当中风险管理的工具。

这时,机构要识别风险、认知风险,就能交易风险、管理风险,甚至通过这个风险挣钱。风险是个庞大的市场。而我们数字化逻辑就是不仅让风险在原有的金融当中可以去交易,可以衍生出无数的市场,在数字化逻辑当中得以实现。所以提高效率,增进收入并给所有人。降低成本,给所有机构当中。

从降低风险角度,为几个大型银行提供有效的东西,它一定欢迎你。

今天,中国股权市场遇到了几个难题:天使投资人投资市场,没有庞大的坚实生态基础。

现在,好不容易让人民币天使投资人体系得到了市场上的认可。结果却会发现,在退出的市场当中并不畅通。

今天是十年磨一点,不是磨一剑。我们的退出逻辑不强,做了30年科创板市场,现在才只有几十家有规模。这主要由于筛选逻辑、价格大起大落,以及独角兽公司。

下面聊一个重要的话题——母基金。

实际上,大量政府PPP的开发过程,会吸引LP和新资本投入到产业中。但做LP的大型母基金,政府性通常不做GP。别人GP来了后,不做反投比例和产业比例要求,而是要赚钱。

如果金融机构挣了钱是给政府的回报,给LP的行业,是到反投比例中挣钱,是资产回报。母基金一定是资本寒冬时期最好的方法。

当然这个方法要完全按照这样几个逻辑去做:

第一,用投资回报和治理有效要求。

如果是这样会产生这种市场的结果,聚集的资金多了,社会的投资效果好了,一定会去投,不会傻到投到其他地方去。它投资回报率高了以后,资本就多了。这时候还有两条逻辑,你原来通过减税少收的逻辑,这个时候不用税的场景,可以用LP当中,对管理人的GP要求是公平的,如果吸引社保基金,把LP当中的份额,要求汇报门槛是8%,把8%当中的20%让渡给你的,是LP之间的协议,不影响任何GP的投资回报和投资限制,这才是有限的东西。

今天是缺资本,而不是缺其他的东西,如果你杠杆用充分了,没有资本拿什么去用杠杆。而资本基数又取决于杠杆率,杠杆安全性和有利性得到了有效保障。

独立的风险投资,这个是产业内的金融投资。

如果可以用免费源代码的开源平台,可以用边际成本为零的云服务系统,就可以做这两个投资。

另外,吸引机构用返税而不是减税逻辑,就可以有效实现。当投资风险最少开发最强时,可以在原有体系得到增强。

投资机构可以投一份就变成十份,这个收益就增加了。实际上,让时代成本最低,让成功后的边际收益率永远是递增,边际成本永远递减,改变了全世界过去产业经济教科书当中的边际成本永远找不着。数字逻辑构成了实时创新,永远创新的生态体系。

这个生态体系就是我们湖南人的风格,就是这个开发区应该选择的路径和逻辑。

信息化和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莎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