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0日-1月11日,由中国自动化学会理事长郑南宁院士、中国计算机学会理事长高文院士共同担任指导委员会主席,中国自动化学会监事长、中科院自动化研究所研究员王飞跃与中国自动化学会副理事长、澳门大学讲座教授、欧洲科学院院士陈俊龙共同担任峰会程序主席的2019国家智能产业峰会在青岛香格里拉大酒店举行。其中,亿欧作为特邀媒体参与峰会进行现场报道。

在主论坛现场,北京理工大学校长张军发表了题目为“从车联网到工业智联网”的主题演讲。张军提到,随着智能技术的发展,从工业互联网发展到工业智联网是必然趋势。工业智联网是新一代人工智能技术、知识工程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的产物,是未来工业的核心基础设施和新型经济形态的支撑科技。张军从工业互联网的典型应用——车联网谈起,从工业网联技术发展过程的视角分析了工业智联网的构架、关键技术和前沿趋势,并对智联网视域下的未来智联交通作出了展望。

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初潮

中国自动化学会理事长郑南宁院士在会议上提到,中国赶上了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末班车,现在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当前,人类正处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初期,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标签是人工智能,标志是如何用智能带动工业发展。人类使机器变得聪明,机器变得聪明将会使人类变得更加聪明,同时工业革命将会为人类创造巨大的财富。郑南宁指出,回顾前三次工业革命,都是以提高效率为前提来为社会创造价值与财富,第四次工业革命将是一次飞跃性进步。

当前,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战略性试验与研究是发展首要任务。中科院自动化研究所党委书记、青岛智能产业技术研究院理事长牟克雄在会议上说道:“青岛是智能产业试验基地,下一代移动通讯、互联网、机器人等以信息为代表的产业布局,随着新一代产业发展携创新、协调、绿色、共享为辅助,是实现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增长发展的重要途径。”

同时,工信部电子科技委副主任兼秘书长莫玮在会议上表示,在不久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明确提出要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这是党中央首次将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明确定义为新型基础设施。同时,山东又是全国首个新旧动能转换综合实验区,工业基础雄厚,转型需求迫切。因此,国家的大力支持与当前工业互联网的应用需求,是工业革命4.0崛起的重要原因。

此外,相关资料显示,“工业4.0”概念包含了由集中式控制向分散式增强型控制的基本模式转变,目标是建立一个高度灵活的个性化和数字化的产品与服务的生产模式。在这种模式中,传统的行业界限将消失,并会产生各种新的活动领域和合作形式。创造新价值的过程正在发生改变,产业链分工将被重组。2019年是工业4.0腾飞发展的重要一年,同时也是人工智能加速应用工业互联网的创新元年。

其中,现在备受关注的车联网即是工业互联网典型应用。

车联网如何发展到工业智联网?

根据中国物联网校企联盟的定义,车联网(Internet of Vehicles)是由车辆位置、速度和路线等信息构成的巨大交互网络。通过GPS、RFID、传感器、摄像头图像处理等装置,车辆可以完成自身环境和状态信息的采集;通过互联网技术,所有的车辆可以将自身的各种信息传输汇聚到中央处理器;通过计算机技术,这些大量车辆的信息可以被分析和处理,从而计算出不同车辆的最佳路线、及时汇报路况和安排信号灯周期。

而张军将车联网的概念分为四个部分,即实现车辆智能化控制,信息网络平台提取车辆实时静、动态数据,实现车-X、车-互联网的无线通讯和信息交换,车辆+无线通信设备。车联网的系统架构分为车联网的感知层、车联网网络层、车联网应用层三个部分,张军提到,感知层就是传感器网络等方面、网络层包括车联网管理中心与4G网络方面、应用层包括智能交通、车载娱乐等。

而车联网的发展方向,以智能网联汽车为例,即分为五个部分:内部感知——车辆内部装有传感器,感知车辆运行状态参数,驾驶人状态测量;外部感知——通过雷达、摄像头、GPS等传感器获取周围道路环境信息;车网互联——与互联网相连,实现智能化车辆控制与智能化交通控制;车车互联——与他车互联,实现碰撞预警、自动避障、车距保持、路况分享等;车路互联——与路侧设备相连,实现运输管理、车速引导信号控制、施工区提醒等。

张军认为,车路协同将是车联网的发展方向。通过多媒体站、车载导航、多媒体通道整合信息实现“人、车、路”三者结合,可有效实现车车、车路间智能协同与配合,充分利用交通系统的时空资源;降低事故;节约能耗;降低事故44%;节约能耗39%。

张军提到,工业互联网是人、设备、数据之间利用智能技术的创新,从工业互联网发到工业智联网,即是在应用层加入了智能服务得到智慧、自动层加入感知计算得到知识、数据层加入智能计算得到信息进而实现新的架构。可分为网络的智能感知A1(宽带泛在网与分布式智能感知)、知识计算A2(智能边缘计算与自主知识获取)、智慧服务A3(多元化与个性化的智慧服务);B1(网络与信息的自组织)、B2(信息、可信)、B3(自然交互、虚实交互)、B4(群智、决策),工业智联网更强调知识与智慧。

工业智联网下的智联交通

同时,张军提到现有交通方式的弊病:人适应系统。由出行航班的亲身经历,从提前购票、早到等待、晚到改签、多次安检、等出租等多条出行问题,将人适应系统的问题不断放大。张军强调,未来交通方式的变革是:系统适应人。即以一体化方案,一“票”出行、一站安检、实时航班、共享出租并存的方式体现,这才是真正的“人民当家作主”。

未来交通新技术是新一代信息技术与综合交通的深度融合,也是智能载运工具网联化、自主化;智能基础设施协同化、智慧化;智能运行服务知识化、个性化的高效安全综合交通系统的具体表现。

而在未来交通新技术方面,张军提到了三个重要方向:天空地网络、大数据、定制服务。

对于定制服务,张军提出了“三层四片”的概念。“三层”分为多样化、个性化的智能服务(智慧到决策);智能边缘计算,可信知识(信息到知识);宽带泛在网、分布式智能感知(信息到信息)。“四片”分为自组织性;可信、安全;自然、交互;群智、优化。可实现时间配置升为分钟级、空间配置升为米级、服务配置更优化。

自主智能交通系统,张军认为,它的必要性在于以智慧服务为主要特征的自主交通系统是未来交通的发展方向,将引发近百年来交通形态和模式的重大变革。而技术对象在于环环相扣、以人为本:人在环、机在环、智在环、人机环;服务对象在于网网智联、协作互融:人际网、物联网、人流网、物流网。因此,跨界智联网与混合智联网:空天智联网、空地智联网、车路智联网所实现的是最广泛、深刻、高效、精准的人物时空优化适配交通服务。

信息化和软件服务网 - 助力数字中国建设 | 责编:夏丽